国际音标和方言影响的英语语音习得调查
栏目分类:英语论文   发布日期:2017-09-15   浏览次数:

语音调查表明音标教学对掌握一口流利的英语是不够的,需要考虑在语言学习中的其他影响因素,比如方言对英语语音的影响。不同方言背景的学生会产生不同的语音偏误,教学中需区别对待。

一、前言

      国际音标教学的重要性对许多英语教师来说毋庸置疑。国际音标在英语语音教学中必不可少的。[1]学好音标是学习英语的第一步。[2]小学英语教学的重点就是音标教学。[3]在高校,也有加强高校国际音标教学的的呼声。[4]
  
  2001 年教育部颁布的中小学英语课程标准( 试行版) 对语音教学则提出不同的建议“注重语义与语境,语调与语流相结合,不要一味追求单音的准确性”.此课程标准 2011 版对语音教学的要求,除了基本的语音学习内容,还提出知道错误的发音会影响交际。在 2001 及 2011 年两个版本的英语课程标准发布的数年间,中小学取消了将国际音标列为考试中的项目,转而使用课程标准提出的说唱方式进行小学的英语语音教学。
  
  然而,英语教师们要求小学英语开设音标教学的呼声不断。初中英语教师认为由于小学没有开设音标学习课,学生不会使用国际音标,对初中的英语拼读造成了极大的障碍,以至于学生的英语学习成绩受到很大的影响。当这些学生进入大学,他们会将自身的语音缺憾归咎于音标没有学好,或者抱怨小学没有学过音标。
  
  国际音标教学,对于改善学生的英语发音能发挥多重要的作用,成为一个有待澄清的问题。如果国际音标教学不是英语语音教学的关键,那么,是什么因素影响了学生的英语发音呢? 对此,有学者提出了英语发音受到母语方言影响的观点。[5]
  
  20 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汉语方言对英语语音的影响受到了英语教学界的关注。多篇有关汉语方言对英语语音学习的影响的论文得到发表。这些论文讨论中国各地多个汉语方言的发音特点,从元音和辅音方面指出这些方言发音与英语语音的不同。在 关 于 语 音 学 习 研 究 综 述 中,戴 敏( 2008) 总结了汉语方言对英语语音教学的影响的多个方面; 中国学生不仅在元音、辅音语音音段上有偏误,在语音的超音段层次如重音、辅音连缀、语调等方面也容易出现偏误。她指出学生发生语音偏误主要是母语方言的影响,这些语音偏误可以用迁移理论来解释。[6]
  
  综合上述两方面的研究,可以认为国际音标教学与学生方言背景都会影响到英语语音教学结果。但是迄今为止还没有见到同时考虑国际音标教学成果和汉语方言影响的研究,特别是没有直接比较这两方面对英语语音学习的影响。针对上述情况,本文介绍一项实证研究,同时考察国际音标教学成果与学生方言对英语语音学习的影响。这项研究具体针对具有江苏方言背景的在江苏教育学院就读的大学生的英语发音习得的结果。研究的问题是: 到底是音标学习还是方言背景对英语发音造成了关键性的影响; 如果两个因素都重要,它们对语音的不同方面是否有不同的影响。
  
  二、江苏教育学院英语专业大学生英语语音教学

      1. 语音课程

      江苏教育学院英语专业本科师范生的英语能力一般认为达到较高水平。但是,同各校大学生一样,这些学生的语音情况还不够理想。因此,针对这些学生的研究应该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江苏教育学院英语专业的师范生在进校第一年开设英语语音实践课,每周两学时,课程时长为一个学期。学生在课程中系统学习英语国际音标,英语音素的发音及发音规则。由于语音课学时有限,教学着重于单个音素的发音及发音规则的讲练。课程结束时,绝大多数学生都通过了这门课的口笔试考试。语音课开设的同时,听力和会话课也是一年级语言专业课的重要内容。学生可以通过听力会话实践加强英语语音的能力。
  
  2. 大学生英语语音状况

      近几年的教学实践发现,有三分之一英语专业三年级学生的英语发音存在问题。这些学生的英语发音带有极强的方言色彩。其中有些学生不能分辨自己的英语发音与标准英语发音的区别。当被问到为何出现这种现象,一些学生会提到自己的音标没有学好。还有学生认为不习惯英语的语音语调,觉得不好意思发音。所以一部分学生即使在英语语音课程中能够通过语音考核,但课程结束后又回到原来自己的发音习惯中。
  
  三、国际音标和方言影响的英语语音习得调查

      1. 调查的对象和内容

      我们于 2011 年对江苏教育学院 34 名英语专业的学生进行了英语语音调查。调查针对下列两个问题: 第一,国际音标的教学是否是英语语音习得的关键; 第二,汉语方言对英语语音习得是否有影响,影响有多大。
  
  调查对象为江苏教育学院文科院系的大一或大二学生。这些学生都有 7 年以上的英语学习经历。进入大学之后,都学习了英语语音课程。接受语音调查的学生还协助提供了一些个人背景情况,如专业、年级、出生地、所属方言地及学习英语的年数。
  
  英语语音调查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为要求学生读出48 个国际音标并录音。第二部分为朗读英语文字材料。文字材料从高中英语课本 Ad-vanced with English 中选出,它们由一个短对话,一个短句和一个长句组成。受试者在高中英语课程中都学过上述内容的句子。更重要的是对话和长短句包含了全部48 个英语因素,对应48 个英语国际音标。设计朗读国际音标和英语文字材料的目的是想了解在实际语言使用中语音的掌握是否与音标的掌握一致,也就是音标学得好是否可以决定在实际语言使用中也有良好的英语发音。
  
  2. 数据收集

      录音是在江苏教育学院的一个语音室进行。语音室的计算机设备可以用于语音的录音。34 位受试者被分配在指定的位子,每人一份朗读材料。他们需要将提供的48 个音标及下列的文字材料录入他们座位上的计算机中。以下是测试用的需朗读的英语文字材料。
  
  George,I want to drive my boy to the church,how long will it take? From here to there? About tenminutes by car,or,you can take the city bus.Surely it will be a great pleasure to have a roomfull of foods.As the third longest river in the world,the envi-ronment of Yangtze River has raised concern both na-tionally and internationally.
  
  34 位学生的录音收集起来后,江苏教育学院外语系英语教育专业三年级的七位学生对录音进行了整理和辨听。这七位同学的英语口语成绩在同届学生中为前十位之内,在本专业的综合成绩排全年级前15 位之内。他们在大一学习过英语语音课,在大三也学习过英语语言学及英语教学法。在此次调查之前,他们参加了由着名英语语音专家 Rias Van Den Doel 主持的专门语音训练。这些专业训练使他们具备了较好的英语语音素养,也为听辨英语语音,特别是对识别江苏方言造成的语音偏误提供了条件。
  
  在正式开始听辨音之前,七位评判为减少他们之间听辨音可能产生的差异,随机抽取了7 个录音。七位辨音成员分别听辨每个录音,然后对各自的评价进行比较,最后达成一个较为一致的辨音标准。3. 数据分析

 

      ( 1) 音标朗读情况。从音标读音的数据看,34位学生对 48 个音标都有较好的掌握,能够准确发出大多数的元音和辅音,只有 8% 及以下的学生对一个元音和四个辅音的读音出现发音错误。由此可以确定的是朗读音标发生的错误比例很低,也可以说我们的音标教学比较成功。五个发生错误的元音和辅音中[æ]、[θ]和[ð]这三个音在汉语中没有相似的发音。[æ]元音因需将口腔打开角度较大,中国学生觉得别扭,不好意思这样发,或没有意识到有关差异,因此常常被发音为[e].
  
  [θ]和[ð]辅音则由[s]和[z]替代。另外两个辅音[æ]和[n]发生混淆,江南的学生方言中没有辅音[æ],[n]与[æ]发音对他们来说是一样的。见表 1.

表12。

  
  ( 2) 文字材料录音数据。在 3 句英文文字材料的录音中,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按一般理解,在音标中读音正确的音素在句子朗读中也应是正确的。但是调查显示音标读音正确并不代表句子朗读中的读音正确。辅音[l]和元音[e]在音标发音调查中没有明显错误,但在句子朗读中错误最多,错误率分别为 26. 47% 和 23. 53%.在文字材料录音中,‘longest’和‘clear’的发音中,[l]
  
  发音成[n]; 在单词‘pleasure’的发音中,[e]发音成[ei].而在音标单列读音中出错最多,错误的比例为 8. 82%的的两个音素[]与[θ],却在文字材料录音中的读音无明显错误( 见表 2) .
  
  这次语音调查同时确认了汉语方言影响英语发音的趋势。如将[l]发音成[n]的现象在江淮方言背景学生中出现的较多。另有 20% 的受试者将单词‘want’中的元音[?]发音为[e],多为苏北方方言背景的学生。同样将单词中的辅音[v]发音成[w]的受试者也多为苏北方言者。方言地域的区分不明显的是[e]的错误发音。江苏省内不同方言区的学生都有将[e]元音读成[ei]的发音趋势。
  
  除了上述因素,学生的个别词汇产生固化错误。如将单词‘city’和‘river’中的短音[i]发音成长音[i: ].又如将‘George’中的辅音[d]加上[i: ],单词末尾的字母 e 被认为是需要发音的。
  
  四、结论

       本次江苏教育学院英语专业学生的语音调查旨在比较国际音标教学及江苏方言对英语语音的影响。调查发现国际音标读音正确并不保证句子朗读正确,也不能保证语言交流的成功。
  
  音标及句子朗读的录音数据显示受试学生在语境中的语音错误要比非文本语境中的错误多。学生在单独读出音标中的表现要比说长句子或读对话要好得多。但这种“好”的结果不应是语言学习的最终目的。或者说音标教学对掌握一口流利的英语还是不够的,需要考虑在语言学习中的其他影响因素,比如方言。实验证明,音标教学成果一般体现在单个因素的发音上,在自然语流的连续发音中方言语音特点引发的负迁移比较严重,应当引起重视。不同方言背景的学生会产生不同的语音偏误,教学中需区别对待。
  
  [参 考 文 献]
  
  [1]桂灿昆。 这样的改革能提高英语语音教学质量吗? ---评国内近年来的音标改革论[J]. 现代外语,1979( 4) .
  [2]梁德红。 初中英语语音教学初探[J]. 基础教育研究,2004( 8) .
  [3]赵莉。 小学英语中的音标教学分析[J]. 学周刊,2014 ( 33) .
  [4]王宏佳,刘晶。 论加强高校国际音标教学的必要性及对策[J]. 咸宁学院学报,2011( 8) .
  [5]Van denDoel,Riaz,The Influence of Dialect Back-ground on the Pronunciation of Chinese Learners ofEnglish: An exploratory study in Jiangsu province,inXuDaming and Wang Tiekun ( eds. ) China LanguageStrategies,Shanghai Yiwen,2012.
  [6]戴敏。 方言对英语学习的影响研究综述[J]. 内蒙古民族大学学报,2008( 5)

相关热词:

上一篇:没有了
相关内容
论文大全 硕博论文 论文指导 论文学堂 关于我们